综述|思行结合 努力探索 — — 复旦大学文化遗产保护高峰论坛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中国石窟寺保护论坛

 石窟寺,不仅是东西方文明交融、对话的重要场所,也是当今保存下来的见证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遗产。为顺应“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突破石窟寺文物、遗址保护的瓶颈,发挥...


 石窟寺,不仅是东西方文明交融、对话的重要场所,也是当今保存下来的见证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遗产。

为顺应“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突破石窟寺文物、遗址保护的瓶颈,发挥石窟寺遗产在国家文化强国战略中的作用,不久前,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以“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石窟寺保护为主题举办了为期两天的文化遗产保护高峰论坛。大家围绕主题,分享了在石窟寺保护理念、技术与材料研发和保护实践等方面取得的成果,并就新形势下石窟寺保护利用面临的学术研究、关键技术和学科建设等深层次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

▲ 大足石刻

 石窟寺与丝绸之路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石窟专委会主任孙英民说,石窟寺遗存无论是在信息量、完整度,还是遗产关联性方面都是极为珍贵的,涵盖了政治、哲学、思想、宗教、艺术、建筑、科技、医学等重要信息,是丝绸之路上最璀璨的明珠。

石窟寺的中国化,是佛教文化中国化的一个具象表现。北京大学教授李崇峰从石窟寺的类型和构造方式阐释了印度石窟寺的中国化过程。他认为,佛教石窟寺对地面寺院的模仿,也可以看成是对同时期砖木结构或泥笆草庐之寺的重现。中国早期的佛教窟龛形制与古代印度的相近,遵循“镌岩开寺、因岩结构”之规制,印度石窟寺的三种主要类型塔庙、僧坊和方形窟,都传到了中国。后来逐渐与当地文化传统和审美情趣相结合,石窟寺营造开始实施“邻岩构宇、别起梵居”,形成了富有中国当地特色和风格的石窟类型。印度摩诃剌侘的塔庙、僧坊及方形窟,为整个佛教石雕建筑的原型;龟兹境内的石窟,可以看作是印度与中原北方塔庙、僧坊及方形窟之间的媒介形式;中原北方石窟寺,则是汉化了的印度石雕建筑。无论是石窟前简朴的木构窟檐,还是在窟外崖面仿木结构石雕,皆为石窟寺的门面,是石窟寺结构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石窟寺保护工作应该特别关注。

北京联合大学教授陈悦新从考古学的角度,通过龟兹石窟造像服饰的样式和演变过程对龟兹石窟的分期断代做了基本推断。龟兹石窟现有四种服饰样式:袒右式、通肩式、覆肩袒右式、中衣搭肘式。通过陆上丝绸之路,印度犍陀罗的袒右式、通肩式佛衣,还有汉地的中衣搭肘式佛衣样式集中出现在龟兹地区。覆肩袒右式佛衣,是在龟兹产生的新样式,亦经丝路传入汉地,在云冈石窟得到了进一步的成熟和发展。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以敦煌地区千年以来石窟形制、彩塑等演变为例,说明社会发展与人文追求在石窟寺上的反映。他说,“一带一路”最主要的就是“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其中最重要的是民心相通,民心相通的主要支撑就是人文交流,石窟寺的保护研究在人文交流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强调,敦煌石窟研究,不能脱离丝绸之路的大背景。要营造一个自由的学术环境,开放资源,推动敦煌学研究,多学科的、深度挖掘石窟的价值。否则,学术研究不会有更大的进步,保护也不会有更大的改进,弘扬就是无源之水。

发展中的保护实践

石窟寺是我国传承脉络清晰、体系完整、内容丰富,同时也很脆弱的文物类别。从我国文物保护事业起步之日起,党和政府就高度重视石窟寺保护研究,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复旦大学教授王金华以云冈石窟、敦煌石窟、大足石刻和花山岩画等的加固工程为例,介绍了壁画修复加固技术、风化病害的抢救性保护以及天然水硬性石灰胶结材料应用,概述了中国石窟寺保护历程。指出数字化、3D打印展示等新技术在石窟保护利用上具有广阔的前景。

▲ 龙门石窟潜溪寺治理工程

上海大学文化遗产保护基础科学研究院院长、研究员黄继忠认为,“十二五”期间在石窟寺监测、探测、评估、保护等关键技术方面取得的研究成果,对我国石窟寺保护起到了有效的推动作用,并分享了 “十二五”文物保护科技创新一等奖项目 “石质文物保护关键技术研究”取得的一系列研究成果。

▲ 云冈石窟窟檐保护工程于(2015年)实施

经过70多年的发展,敦煌研究院以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等为代表的几代莫高窟人,以坚守大漠、甘于奉献、勇于担当、开拓进取的莫高精神和情怀,真实完整的保护理念,负责任地传承、利用莫高窟的文化价值为使命,吸引一切可能的力量研究敦煌、保护敦煌、管理敦煌、服务社会,保证了敦煌石窟从无人管理到逐渐规范管理直至科学保护的阶段,形成了十位一体的发展模式和基于价值完整性的平衡发展质量管理模式。王旭东的介绍令大家感到敬佩。

▲ 敦煌数字化预防性保护工程

思与行的保护理论

在新时代,文物保护工作者到底需要坚守什么,改变什么,摒弃什么,这无疑需要今天的文物工作者做出回答。

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结合大足石刻的保护实践和当前面临的实际问题,特别是2015年完工的大足千手观音石刻造像保护修复引起的争议,对抢救性保护与保护理念的价值取向予以阐述。在实践工作当中,抽象性、概念性的文物保护理念和原则,难以涵盖文物保护对象的多样性、丰富性和复杂性。特别是在文物抢救性保护工作中,文物保护理念的某些价值取向与保护工作实际往往存在一定的差距,有时候甚至是冲突。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必要结合文物保护工作的实际需要,对文物保护理念的价值取向做出某种选择。他认为,应树立动态发展的保护理念,坚持思与行、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既不能一味强调保护对象的特殊性,忽视基本的保护原则,也不能固守原则而忽视保护对象的特殊性,更不能在没有严谨细致的科学研究前提下,轻易放弃对保护理念的追求。要客观评估文物受到现实安全威胁的程度,以解除安全威胁、保全其完整性为最高的价值取向。

▲ 大足大佛湾卧佛

敦煌研究院的石窟保护已经进入预防性保护阶段,敦煌的保护理念和一些技术已推广至全国。王旭东说,对于预防性保护,风险监测体系的建立至关重要,数字化是最重要的预防性保护。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保护材料和保护工艺,只有放之四海皆准的理念和程序。在推广技术时必须以问题为导向,多学科融合,协同管理,解读、挖掘不同保护对象的价值,做到有的放矢。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副教授严绍军认为,石窟寺不可移动属性、文化属性及地质属性,导致保护难度非常大。而且其环境影响因素是动态的,会在动中产生破坏。因此应有动态意识,清晰判断被保护者到底是什么性质、什么环境、什么材料,什么环境下使用什么材料等。文物保护是实施干预的实践科学,实践很难,但必须实践,要分层次、慎重实践。针对石窟寺保护面临的稳定性、水患和风化三大难点,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马家郁建议从微观、精细的视角入手。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曲永新从地球化学的角度提出,应重视全球气候变暖引发的石窟寺渗水、风化等病害变化、恶化问题。

目前,石窟危岩体加固技术引入和借鉴地质灾害和建筑边坡危岩体加固技术,并依据文物保护的特殊性不断进行改进,特别是锚杆(索)加固技术业已成熟,得到了广泛应用,为石窟的保护提供了保障。辽宁有色勘察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兰立志对石窟危岩体加固技术进行了反思。他认为过去大多数技术改进是成功的、有效的,但也有不合理的。如石窟危岩体监测,作为预防性保护的一个重要工程内容是必要的,但应充分认识到监测预警系统存在的问题:监测缺乏针对性、仪器稳定性较差、海量数据缺乏评估分析、专业人员严重不足、预警功能还处于研究探索阶段等。

新时代的问题与挑战

       王金华通过乐山大佛治理等案例分析了新时代石窟寺保护利用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一是对石窟寺保护形势的严峻性和迫切性认识不足,一些瓶颈问题和关键技术问题仍然存在。最紧迫的是风化病害造成的石刻破坏、剥落消失,水的侵蚀、生物侵蚀,传统修复材料失效残损破坏及引发的安全问题。二是基础工作还不扎实,如石质文物病害等基础概念需要进一步厘清。三是保护理论还不完善,借鉴材料学、地质学等其他学科的理论需要精准、精细地转化应用。四是标准及规范化的困惑,在保护修复过程中,关于原则和理念的问题、技术的评估缺乏具体的行业标准和导向。五是评估技术及标准还不完善。

▲ 乐山大佛整体几乎全天候处于饱水状态,如何治理?如何保护?

▲ 凝结水及裂隙水的侵蚀

▲ 风化病害造成石窟寺石雕像剥落消失

▲ 风化病害造成石窟寺石雕像残损

创新模式的探索

       为了加强石窟寺文物保护学术交流,群策群力,共同攻克制约石窟寺保护的关键技术和深层次的问题,研发推广适合不同环境的保护材料,为国内石窟寺文物保护理论和技术体系建设提供智力和技术支撑,复旦大学国土与文化资源研究中心联合各世界遗产地和科研企事业单位,发起成立中国石窟寺保护科技创新联盟。作为发起人、联盟首席科学家,王金华扼要介绍了联盟的发展思路。联盟意在以石窟寺行业瓶颈问题为导向,形成一个产学研一体化,与保护实践相结合的科技创新平台。联盟主要有四大任务:一是聚焦石窟寺保护利用的瓶颈问题,联合攻关,在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方面有所突破。二是战略研究。高度重视和加快推进石窟寺文物保护智库建设,加强顶层设计,制定跨区域文物科技的发展战略与中长期规划,完善我国石窟寺保护理论体系和技术规范,形成技术和材料研发、成果转化与推广、申报系列专利、培养人才等产学研科技示范模式,为整合利用社会优质科技资源、开展技术协作、提高石窟寺保护整体科技水平提供指导。三是成果转化。针对石窟寺保护的科技需求和成果转化之间存在的瓶颈,建立科技成果评价机制,加强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和适用性评价,实施一批科技创新成果应用示范工程。构建成果共享信息平台,加强科技成果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四是人才培养。利用高校、科研院所和高新技术企业的人才资源,采取符合自身需要和特点的合作方式,吸引系统外高水平科研人员进入联盟。建立学校教育与实践锻炼相结合的培养机制,利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教育资源,通过示范项目,持续培养专业领军人才、创新型研发人才,为石窟寺文物的保护、活化利用提供人才和科技支撑。联盟为开放平台,初期运营实行首席科学家项目制。

学科建设愿景

黄克忠先生在“要重视石窟寺的文化与社会价值”发言中,阐释了文化与社会价值存在于石窟寺方方面面,呼吁除了石窟寺的传统价值外,要加强其文化和社会价值的认知研究,建立起中国特色的石窟保护理论,实施现代科学技术和传统工艺相结合的方法论,使石窟的遗产价值与当代社会更好地融合和创新。

严绍军认为,文化属性是岩土文物最大的属性,做文物保护首先要保护文化。学科体系建设应该科研先行,以文科为首,多学科参与,工程技术来不及解决的问题需要静下心来先做科研。通过科研,完善理论体系,为文化服务。西南民族大学教授雷玉华以川渝地区石窟保护研究为例,从满足社会大众的需要、文物保护工作价值认知的需要、文物保护与科学研究工作本身的现实需要等方面,提出了多学科融合对于石窟寺保护研究的重要性。

王金华说,随着社会发展的多元化,价值认知越来越丰富。石质文物基础研究,需要行业发展和国家政策两方面的总体策划和布局。复旦大学将从自身做起,以学科建设为契机,从编制保护教材入手,将价值研究作为核心内容,加强石窟寺的基础理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