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头条】惟有爱,使我们相遇 改变女孩命运的爱心接力

缘分妙不可言,可以使世上素不相识的几个人结下了深情厚谊,也可以使没有血缘的成了一家人。这是两个弃女与三个爸爸的缘份,也是两个女孩与三个警察爸爸间有关爱心接力的故...


缘分妙不可言,可以使世上素不相识的几个人结下了深情厚谊,也可以使没有血缘的成了一家人。这是两个弃女与三个爸爸的缘份,也是两个女孩与三个警察爸爸间有关爱心接力的故事。

多年前的合照

父爱会使你昂首挺胸

故事要从多年前说起。

1999年,方强国在沙门派出所当副所长,来水桶岙走访,发现洞川庵有个小女孩。她无名无姓,又因着唇腭裂,显得面目可怖,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在洞川庵前。师太好心收留,待她如珠似宝,因唇腭裂实在严重,无论是小时候的奶还是长大后的饭,都是这边倒进去那边流出来,一点大的小孩又难受控,直把庵里的师太愁得夜不能寐,日夜念着阿弥陀佛。每次喂食,必定一个捂住她的嘴,另一个负责喂,一顿饭要吃近一个小时,冬天饭菜冷得快,但是师太们却个个满头大汗。

好不容易养到4岁,师太们听说像这样的残缺是可以手术治疗的,但洞川庵这一乡间庵堂,过清贫生活已是艰难,又哪有余裕给孩子手术?待她长到4岁,已知自己这副样貌在他人面前有异,小小孩童也知道看人脸色,本是好动的天性却整日不出庵堂,直到某日被来村中走访的方强国发现。

那一日她躲在门后怯生生地望着方强国,那孱弱无助的样子十分可怜。方强国很是心疼,既同情她的残缺,又惋惜于命运对她的不公,时年二十七岁的他一径地逗孩子笑,平常师太们总是教孩子规矩、懂事,时常为她落泪,还没人逗过她笑,她没忍住笑了,笑完之后才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方强国送给安月华的礼物

那一年方强国工资也不高,但他认为与孩子相遇是一种缘分,也不忍心见孩子害羞怕丑,被自卑跟随一生,决定送孩子去手术,唇裂手术费要2000多元,方强国自掏腰包,因腭裂手术玉环当地条件不够,师太决定过几年再议。手术很成功,孩子第一次能自己吃饭,再不用依靠别人帮助,她高兴地哭了。更高兴得是,她过上了人生第一个生日。她还有了一个名字,也是方强国起的,姓安,名月华。安与庵同音,既是公安的安,又是洞川庵的庵。“我爸给我买的生日蛋糕,两层高的,特别大,还给我送了礼物,是一条毛毯,特别大,特别暖和,现在我还在盖。”如今的安月华已23岁,她自信、生活充实,已是一名能独当一面的师父,除去一些手术的痕迹,在她身上找不到那个幼小无助的影子,那些痛苦不堪的往事,因着生命进程中遇到的神奇缘分,已经被稀释到可忽略不计。安月华记得的只有那些快乐的事情,她叫方国强老爸、父亲大人、爹,时不时发信息嘘寒问暖;她将方国强赠予她的那些温暖点滴藏在心底,时不时拿出来回味——

“这毛毯是我爹送给我的,配色特时尚,红的、黄的,而且可暖和了。”

“我爸爸钥匙上有只小老鼠,毛绒绒特可爱,我就天天抓来玩,有一天我爹说,给你了丫头!”

“我爹还给我买了个BB机!特贵!我去福建读书,他还给我买了手机、笔记本、摄像机。”

在安月华心里,方强国是世上最好的爸爸,她没有与亲生父母相处的体验,只知道自己也并非孤身一人活在世上,自己的喜怒哀乐有人可以分享,在庵外,她也并不敏感自卑,反而生活得很洒脱豁达,因为在她心里,“我有爸爸,我爸爸是警察。”

父爱也只望你平安顺遂

后来方强国调到了玉环,安月华很想他,时时想着要去找她,但沙门到玉环,师太不放心安月华便时时拘着她。说来也巧,惟一一次青春叛逆,安月华从沙门到了楚门,要去玉环找爸爸时,她在楚门捡到了自己的小徒弟安心。安心被遗弃在草丛边,身上仅盖着个塑料袋。“看到她就想到了我自己。”安月华说,她下意识地就抱着这个女婴回到了洞川庵,像当年老师太抚养自己长大一样抚养起了安心。

抚养安心很省力,她是个健康的孩子,但是快到4岁,孩子该落户上学了,户口成了大难题。那一年方强国已调回沙门派出所任所长,他和负责这一片区的民警李足锋来走访,知道了安心的存在。“我们就坐下来商量,讨论一下怎么办。孩子的成长不仅仅只是衣食无忧就可以,还需要关怀。足锋也很有爱心,他觉得自己应该多照顾照顾小安心,她的名字也是我们一起取的,为什么姓安,就是公安的安。”方强国说。

在方强国的牵线下,李足锋成了安心的“爸爸”,他时不时帮助洞川庵与安心,也关注着安心的成长。冬日水管冻了,李足锋就拿着工具来修一天,为了解决安心的户口问题,李足锋也跑遍各部门,足足用了几个月时间,终于给她登记了户口,送她去了幼儿园。去幼儿园的第一天,李足锋就专门买了书包、书籍,穿着警服,以父亲的名义送其去上学。

“洞川庵的师太和安月华都是需要别人去帮助的人,却在用微薄的力量帮助着别人,这是一种正能量。”李足锋说,也身体力行着。

2012年底,李足锋要调离玉环了,安心也还小,他决定再给她找个爸爸。同事郑鑫其当时刚刚工作,又未婚单身,李足锋就把他的心事和郑鑫其讲。“足锋跟我说小女孩挺可怜的,没有爸爸妈妈,没有正常的家,我想着他要调回椒江了,自己应该义无反顾地把她接过来,就像接力棒一样的,当时也没有想太多,把这份责任就接过来了。”

郑鑫其还没有女朋友,却当上了一个6岁女孩的爸爸。他经常去看安心,给她买衣服、书籍、玩具,和她一起玩,“当时我还单身,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就是抽时间去陪陪她,又时时会问自己没经验能不能做好一个女孩的爸爸,有没有勇气去担起这个责任,后来想想,还是且行且看吧。”用了整整一年时间,从避而不见到时时挂念,安心也感受到了他的善意与真心,接受了他做自己的爸爸。后来与村中孩童一起玩耍,只要看到墙上贴着的郑鑫其照片,都会很自豪地叫爸爸。

他的这份善良也感动了女友,一开始曾一度对安心身份有误解的女友经过长时间的接触,也喜欢上了安心,并从中感受到了郑鑫其的善良与担当,最终答应嫁给了他。郑鑫其的父母也在自己儿子的感染下,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经常让儿子将安心带回家玩,买衣服和玩具。如今郑鑫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但他对安心的爱依然无微不至。知道安心因温岭借读路远影响到了学习成绩,就将她转回沙门小学就读。无论是家长会还是学校活动,郑鑫其都会抽时间参加,作业遇到难题,他就远程指挥或者直接上门教学,非常暖心。每逢周末,郑鑫其就将安心接到家中,叫父母做一桌好菜给安心吃,还时常与妻子带安心出去玩,俨然一家人。“希望安心能好好学习,学习成绩能抓紧赶上来,以后考上大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组建一个家庭,享受正常的人生。”郑鑫其像一个真正的父亲那样殷殷期盼自己的女儿能平安长大,不求远大前程,只希望她平安顺遂。

从左至右: 方强国、安月华、释慧意、安心、李足锋、郑鑫其

中秋前夕,方强国与李足锋、郑鑫其约好去看看那两个女儿,李足锋还带上了自己的妻子。李足锋的妻子给安心带去了几件漂亮的衣服,两个女儿三个爸爸,一家人第一次“全员到齐”。“我们工作太忙,有时候来看一眼就回去了,人也凑不齐。”方强国说。

在洞川庵里,方强国拿出了一张多年前拍的照片。方强国与李足锋坐在左右两侧,中间是稚气未脱的安月华与仅有三、四岁的安心。“这张照片是2010年的时候拍的,当时鑫其还没来,今天我们来拍一张全家大团圆的。”方强国说。

洞川庵经过修整,已非当年的模样,照片中的孩子已长大,青年人飞扬的脸庞也多了几许纹路。令人欣慰的是,每个人都比从前更好,安月华遵从自己的内心选了一条自己喜欢的路,小安心的未来也拥有无限可能,岁月善待着那些用心生活释放善意的人,也记录下了20年间两个女孩与三个爸爸间的缘份,能够同途偶遇在这地球上是多么难得,更何况还多了这份不是父女胜似父女的感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