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命之鸟》探索汉字的原型:榨

共命之鳥,共命一體人類命運共同體双头鹰的真实本名应是共命之鸟汉字是华夏文明之根本。我们以5000年华夏文明而自豪。仓颉造字,以自然鸟迹象形,然而尴尬的是我们迄今...


共命之鳥,共命一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

双头鹰的真实本名应是共命之鸟

汉字是华夏文明之根本。我们以5000年华夏文明而自豪。仓颉造字,以自然鸟迹象形,然而尴尬的是我们迄今并不知道我们每一个汉字的原型到底是怎样的?!甲骨文字的起源原型迄今未在中国境内找到,华夏的根本到底在哪?本连载系列将是一个关键转折,为大家奉献对众多汉字起源原型和形成过程的解读,让今天的汉字与5000年前的象形原型直接对话,感受真实的历史再现,让中国人第一次真正地理解汉字。以切实考古证据,还原华夏文明精神之根,再竖文化信心之本。

榨 zhà

汉典:压出物体里汁液的器具。

榨,打油具也。——《广韵》

象形字典:未收录

古埃及原型:

《诗经·大雅·生民》中说弃为儿童时,好种树麻﹑菽。在Hemaka(弃)名字中就有代表亚麻束的符号。弃成人后,好耕农,相地之宜,善种谷物稼穑,民皆效法。尧听说,举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谷。”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善于种植各种粮食作物,曾在尧舜时代当农官,教民耕种,被认为是开始种稷和麦的人。《诗经·大雅·生民》接着叙说怎样收获、脱粒、加工成熟食品,把它们放在祭祀用的豆器里,尊祖配天,香喷喷的熟食,很快连上帝也高兴享受。这段话的内容反映从种到收的技术,直到祭祀祖先上帝为止。仍然在这块彤国王的乌木板上,还可以看到“弃”名字符号的左后上方,有一个长方形框,框上方是个黄金符号,中间有个木制工具,下方有个人正在用工具榨油。而这几个符号组合正是汉字“榨”字的原型,虽然没有看到甲骨文和金文“榨”字的字形,但是从“榨”的的小篆字形看,仍然与这几个符号组合完美契合!在同一块木板上,有彤国王的名字,有弃的名字,有“稷”和“榨”字原型!


(榨字起源)


弃是他的本名,稷的本意应是在庄园里种植庄家,后来成为弃的一个称号,以后被称为后稷。后稷不仅热爱种植庄家,他还发明了加工食物的榨油工具。彤国王墓葬中出土这块乌木板的最左边,从下向上反映的是从种子种下地发芽(最下面的一组符号可暂时推测是“芽”字原型),在庄园里禾苗生长收获(稷),到最后加工成食物(榨)的一个完整过程。弃、稷、榨(还有彤)在同一块木板上出现绝非巧合,这就是最真实的周人先祖考古记录!


(后稷榨油)

中国古籍记载,尧、稷、契(xiè)和挚都是帝喾的儿子,他们是四个兄弟。挚(帝挚),常仪所生,就是古埃及前王朝时代的“鳄鱼”,他因治理不善而被大臣强行“禅位”给他的兄弟尧,尧为庆都所生,就是“鳄鱼”的继任者埃瑞-荷(Iry-Hor),后禅位给女婿舜,他就是古埃及手臂王(Ka)。从古埃及考古看,挚和尧为兄弟的记载当没有疑问。契为简狄所生,商朝先祖。弃为姜嫄所生,周人先祖,但是他却是第一王朝第五位国王彤国王时代的一位高官。《史记·夏本纪》则记载禹、益、契、稷是同时代的人,但由于伯益十分长寿,享有200年,这已被古埃及考古证明,他横跨禹、启、五、杞、彤数朝,与后稷弃和契又同朝为官,益为法官,弃为农官或曰后稷或是“总理大臣”。而杞(Djet)朝时代的“周”公很可能是弃的父亲,这被中国记载所遗漏,虽然没有更多的证据证明,但他应是“周”之肇始和“周”之起源!而这个第一个周公应也是帝喾的后裔,中国古籍则把后稷直接挂到了帝喾下面,中间约跨过五六代人。《史记·周本纪》后又笼统说:“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这个错误产生同样是因为错把太康当成是启的儿子,这样启到太康之间的1300多年人物历史就没有了生存时间,只好把他们扔到了启的前面。到此已基本还原周人先祖最开始两代人的历史!也根据古埃及考古事实,纠正中国古籍记载的一些偏差,补充周人为什么叫“周”的原因。



共命之鳥,人類命運共同體 

共命之鳥,共命一體

人類命運共同體  世界命運共同體

自然命運共同體  法界命運共同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