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 纺织原料价格传导不畅,浙江上百家纺企准备转移到山东,产能过剩的恶性竞争时代来临!

在PTA和涤丝原料暴涨行情的熄火下,坯布行情也一蹶不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8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 同比上涨4.1%,环比上涨0.4...


在PTA和涤丝原料暴涨行情的熄火下,坯布行情也一蹶不振。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8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 同比上涨4.1%,环比上涨0.4%。8月PPI同比涨幅低于7月的4.6%以及6月的4.7%,整体涨幅呈现放慢。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目前出厂价格的上升主要集中在煤炭、石油开采、钢铁等行业,而与之相对应的下游终端商品,比如电力、纺织服装、汽车等价格涨幅均微乎其微甚至是负增长。

上游产品涨价势猛,终端消费品价格难以涨价,甚至跌价。企业应对上游产品大幅涨价则需要寻找新的出路

工业品价格上下游传导不畅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8月环比价格涨幅扩大行业有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出厂价格环比上涨1.7%,扩大0.8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由降转升,环比上涨0.6%。同比来看,8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同比涨幅也在39.6%,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同比上涨22.7%,化学纤维制造业同比涨幅为6.9%。

8月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出现了上下游背离的情况,即上游工业品涨价幅度大,最终下游涨价幅度小,甚至是负增长,反映出整个上游工业品往下传导不畅的情况。

上游涨价无法传导到下游,主要原因是下游过剩严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张志勇指出,当前供求关系发生了变化,市场渐趋饱和,需求动能在减弱。

以石油开采对应的最终下游行业纺织服装、服饰业为例,8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39.6%。但8月纺织服装、服饰业价格环比上涨0.2%,同比仅上涨1.3%。

根据了解,国际原油到化纤产品,再到纱布以及到服装,每一个环节,价格涨幅都要被消减,到最后的最终环节几乎涨价为0或者微弱性增长。浙江桐乡经编行业协会会长王振波指出,当前上游涤纶长丝价格同比涨幅在30%以上,一半左右要自己消化,如果完全转嫁到下游,客户则难以承受。

据了解,今年8月上旬,浙江、江苏多个城市的经编行业协会采取了集体抵制上游涨价的停产行动。

纺织企业转移消化成本压力

记者了解到,从最上游的原油产品涨价,到最终的服装,每一个环节产品的出厂价涨幅要放慢一些。

例如,8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出厂价同比上升39.6%,到了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环节,8月出厂价同比涨幅是22.7%;再到化学纤维制造业,和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8月同比价格涨幅分别为6.9%、7.9%;再到纺织业,8月出厂价同比涨幅是3%,到最终消费品纺织服装、服饰业,8月出厂价同比涨幅为1.3%。

这就是说,从石油开采到最终的服装生产,最上游的涨价中97%的增量到最终消费端一步步被消化了。

面对上游产品出厂价格快速上升,下游企业无法长期消纳,为此下游企业开始寻求涨价以外的其他出路。

浙江桐乡经编行业协会会长王振波告诉记者,目前商会所属上百家企业预备转移到山东某县,该地工资成本和土地成本约比江浙沪低一半。“这种办法的好处是,可以将上游涤纶长丝的涨价消化一部分,以维持生产。而后再往江浙沪发货,并不影响销售。”他说。

近日,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对抗日益加剧,同时特朗普威胁要提高来自中国制造的产品品的关税,所有这些都可能对原本紧密联系的纺织全球供应链产生影响。一向作为低利润的纺织品首当其冲,纺织服装订单转移现象已经在发生。

中国社科院工业所研究员梁泳梅指出,很多纺织和服装行业大量转到东南亚国家的情况。也有的企业从沿海转到内陆地区等,因为沿海的生产成本更高。另外,越是下游行业消化成本的压力越大,例如服装行业消化成本的能力比纺织行业消化成本能力差一些,因为服装行业需要大量劳动力。

记者也了解到,目前整体工业品涨价呈现放缓的态势。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刘学智指出,8月以后PPI翘尾因素大幅走弱,不会支撑PPI显著上行。1-8月PPI同比涨幅是4.0%,预计全年PPI同比涨幅或在4%左右。

纺织生产转移低成本地带势必带来市场动荡

这一恶劣的现象势必导致回到产能过剩时期的恶性竞争。因为中西部没有印染厂、化纤厂及后整理等相应配套设施,生产的坯布依旧会回流至江浙地区销售,因其成本较低对江浙坯布市场冲击更大,导致市场竞争更加恶劣。

来源:今日坯布、纺道1107

整理:宜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