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动煤淡季跌价趋势真的确立了吗?

1月12日榆林百吉矿业发生特大矿难,造成21人死亡;2月23日内蒙银漫矿业再次发生特大安全生产事故,造成22人死亡。在安全生产风险骤升的背景下,榆林严格执行复产...


1月12日榆林百吉矿业发生特大矿难,造成21人死亡;2月23日内蒙银漫矿业再次发生特大安全生产事故,造成22人死亡。在安全生产风险骤升的背景下,榆林严格执行复产申请审批制度,目前已经公布3批共3.36亿吨产能复产申请名单,在“谁验收、谁签字、谁负责”的问责机制下,煤矿实际生产情况仍不乐观。在坑口偏紧的格局下,神木6200大卡动力煤产地估价指数矿难至今年3月8日累涨146元/吨,附近的鄂尔多斯5500大卡动力煤产地估价指数矿难至今年3月11日累涨81元/吨。但与此同时,港口CCI 5500大卡动力煤自3月8日转跌,下跌11元/吨,神木6200跌14元/吨,鄂尔多斯跌2元/吨,产地港口似有共振下跌的迹象,但趋势是否确立仍有疑虑。

(一)在对供给警惕性消退的过程中,可能会遭遇申请与复产的鸿沟

在当下的价格结构中,离产地距离越远、预期对定价影响越大的动力煤价格呈现出越早、越剧烈的跌价趋势,而坑口价格则更为强势,这意味着此次价格压力传导是自外向内的,触发因素为预期的转向。驱动价格预期由涨转跌的核心因素在于两点:1)前期造成产地供需关系产生矛盾的停产完全消退;2)采暖结束带来需求边际下滑,且持续在低位徘徊,而这两点均来自于历史经验。

供给端的经验在于,同等规模的山东矿难对供给端的冲击仅2周便结束了;历史上,其他相似规模的矿难也未在价格端造成持续性的影响。但此次榆林矿难的处理上,呈现出了比较明显的差异性:1)与同期发生矿难的锡林郭勒相比,榆林处理力度显著偏强;2)与历史矿难相比,榆林矿难对供给端的冲击造成了价格巨大的涨幅。横向纵向的差异显示,榆林矿难的处理流程背后是地方政府对安全生产的需求比历史上的矿难、比其他主要产区要迫切得多,这基本等于说榆林此轮的安全监管会持续性更长、力度更大。

从目前的复产申请进度看,分三批共批准3.36亿吨产能申请复工复产,据调研消息反馈,其中第一批基本检查完成等待签字复产,第二、第三批尚无明显的进展。从复产的产能占比和煤矿数量占比来分析,仍被排除在复产申请名单之外的主要是神木的小煤矿。与此同时,榆林地区对明盘煤矿的态度发生明显的转折,涉及产能按照煤炭江湖不完全统计在亿吨级别。因此,我们认为当下推进迅速的复产申请并不等于供给恢复至矿难前水平指日可待,反倒是可能在对供给的警惕性日渐消退的过程中遭遇从申请到复产的鸿沟。值得重申的是,澳煤(2018年进口5126万吨高卡动力煤)进口通关尚处于迟缓状态,其对高卡煤供应的冲击与榆林供给收缩共振尚存在可能性,供给担忧这个主体尚未远去。

(二)季节性需求回落已然结束,库存结构非常健康

在今年的气温区域结构中,北方偏缓南方偏冷。根据中国天气网的统计,过去10天,北方气温同比高1~4℃,其中内蒙古东部和东北地区中北部偏高幅度达5~9℃,而南方却同比偏低1~2℃,且均处于回升的趋势中。这使得北方采暖提前结束、南方居民用电出现回落,从而造成近2周日耗的快速下滑,季节性需求提前触底。

在库存结构方面:1)坑口、站台本就处于低位的库存在续近2个月供需失衡中得到进一步消耗,基本无库存;2)北方四大主流港口库存基本处于全年的低位;3)沿海电厂库存同比明显偏高,而内陆电厂库存处于全年低位;4)长江口库存也去化至2018年年均值附近。再各环节中,明显偏高的只有沿海电厂,但他们的策略在“保库存”的约束下基本随着日耗波动,对价格作出反应式的主动去库存很难再次出现,因此不太能对港口价格形成有力压制。

(三)预计价格下跌空间有限,补库与成本共同支撑价格

在产地端,我们认为此次榆林的安全监管存在明显的差异性,复产大概率不及预期。但考虑到采暖结束带来的日耗下滑基本已经兑现完毕,可产地价格在供需尖锐对立的背景下未按照季节性回调,导致产地价格的水位与当下的真实需求水位存在一定的不匹配,产地价格确实存在水分。若按照最极端的方式挤水分,向北方港的发运成本将降至620-630元/吨一带。但在复产不及预期的预期中,水分很难挤干,3月份港口的发运成本大概率将在630元/吨以上盘旋。在港口端,澳煤报关持续偏慢的情况下,大秦线将在4月迎来常规检修,港口库存将面临考验。在去库进程中,港口贸易商情绪有望逐步企稳,将价格维持在现货库存成本线620元/吨以上,若考虑发运成本,目前的港口现货价格在3月已经基本没有下跌的空间。4月价格则还需要关注榆林黑煤治理情况和内陆电厂补库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