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湾区内探索“保险通”

港珠澳大桥是粤港澳大湾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标志性项目。此外,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已正式通车,在西九龙站已实施“一地两检”安排及内地口岸区建设工作已进入尾声;莲塘/香...


港珠澳大桥是粤港澳大湾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标志性项目。此外,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已正式通车,在西九龙站已实施“一地两检”安排及内地口岸区建设工作已进入尾声;莲塘/香园围口岸、粤澳新通道(青茂口岸)等项目也在加快进行。另据了解,广东省发展改革委已启动《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2020-2030年)》编制工作,未来大湾区将建成“一小时城轨交通圈”。

除便利交通措施外,《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也即将出台。该纲要是由中央有关部门会同粤港澳三地政府共同编制。规划初步明确了粤港澳大湾区的目标定位、发展方向、重点任务,包括重大基础设施、重点发展平台、重要经贸合作等。

粤港澳大湾区拥有深港、广佛和中珠澳三大引擎。同时,还环绕珠江形成了“广佛肇清”“深港莞惠”“珠澳中江”三个城市带。此外,“二区九市”(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惠州、江门、肇庆市)还不断推进与韶关、河源、汕尾、阳江、清远、云浮等环珠三角六市的区域融合。大湾区的发展将有利于设计更多合作接口和平台,帮助探索和解决三地融合中的运行机制、体制机制、文化环境三个落差,从优势互补转向优势整合、从各展所长到协同共进、从各有精彩到繁荣共造,从而开拓三地深度融合的新局面。

 湾区效应 

放眼全球,以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和东京湾为代表的全球三大湾区以“金融+”的形式促进经济发展,分别是以“金融+科技”、“金融+服务”、“金融+产业”为特色,金融的发展是湾区形成和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差异化优势为创新提供了巨大空间。

与其他三大湾区不同,粤港澳大湾区具有“一二三四”(即一个国家、两个体制、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三套监管体系、多个监管主体”的特征,在金融市场的动态发展中如何发挥多体制的优势并保证监管有效性,将给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带来了巨大机遇和潜在挑战。

整体而言,粤港澳大湾区金融机构的融合基础较好,借助“一国两制”的体制优势,应充分发挥粤港澳金融科技创新的巨大潜力,从而为粤港澳金融机构协同发展提供新思路。

 对保险业的巨大机遇 

“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发展,对于保险业而言,更是全新和巨大的机遇。港澳的保险业发展较为成熟,而中资保险公司在港澳发展起步较晚。相比之下,港资的保险业具备丰富的国际经验和多元化的产品。随着境内逐渐步入老年化社会,居民消费能力不断提升,境内居民对医疗保险和财险的需求不断扩大,对于多元化保险产品的配置需求旺盛。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三地的互联互通将进一步加强,为港澳保险业在粤发展提供机遇。

深厚保险基础

大湾区保险基础扎实、资源丰富、互补性强。

香港汇聚了全亚洲最多的保险公司,全球排名前20位的再保险公司都在香港设立了业务机构,每家公司都针对各个细分市场推出了各种保险产品,并且及时根据市场反应不断调整,推陈出新。香港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保险和再保险中心。另外,香港寿险密度和寿险深度排名分别位居全球第一位和第二位,是全球寿险平均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

广东9个城市2017年保费收入合计达3706.2亿元,全国占比超过10%,特别是深圳保险公司法人机构资产总额达4.15万亿元,位居全国第二,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在服务大湾区建设过程中,保险合作潜力巨大、前景广阔。

内地高净值客户热衷香港保险

虽然现在内地寿险业发展迅速,但香港寿险产品仍有一定优势和魅力,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 第一,香港保险投资渠道多、保费低、收益高。国内一大批中高净值人群需要多元化的资产配置,香港的美元和港币的保单具有天生的吸引力。

● 第二,香港保险产品丰富多样,保障范围广。中外资保险公司、大小保险公司之间错位竞争异常激烈,保险产品多层次、多角度、多方位对市场需求全面覆盖,保障的范围相当广泛。比如重大疾病保险设计非常灵活。

● 第三,香港保险法制完善,市场竞争规范有序,保险从业者素质高、服务意识强。由于处罚很严厉,虚假宣传、误导投保、无理拒赔等不诚信经营行为,在香港极少出现。

2017年中国内地客户为香港个人寿险业务贡献了近三成的新单保费,为香港金融业发展提供了重要动力,也反映出内地对香港保险产品和服务的巨大需求。

在内地离岸保单快速发展的同时,香港寿险业亦面临不少挑战,包括如何加强保单的销售合规性,提升保费支付的便捷性,以及解决后续保单持续服务面临的困难等。

内地新增访客下降压力

由于中国大陆严厉的外汇管制政策所限,2018年始内地客户在香港保险公司新单保费的下滑,并非香港保险公司和产品的优势不再,而是更多内地客户想买香港保险产品而无法支付美元或港元保费。

另外,鉴于中美贸易摩擦未见缓解迹象,同时美国还处在加息进程中,人民币兑美元依然存在贬值预期,因此预期未来几年不但不会放松外汇管制政策,反而还会进一步收紧资本跨境流动。

保险服务大湾区的设想 —— 保险通

而粤港澳大湾区的基本逻辑和宗旨正是开放、包容、创新和市场化,其本质内涵是通过构建共同市场,打造经济共同体,这恰恰与保险的逻辑、原理、宗旨和职能是“志同道合”的。因此,在保险服务大湾区的过程中,更需要突出保险融合的功能,更好地扮演桥梁、纽带和通道的作用,为大湾区建设提供基础功能。

2018年6月,香港保监局主席郑慕智博士称,已向银保监会建议容许香港保险公司在粤港澳大湾区内设立保险服务中心,以提升香港保险公司在区内服务能力的建议,中国银保监会、外汇管理局和国资委均正面响应了有关建议。

香港方面

香港保险业监管局正在与内地当局商讨,容许香港的保险公司在大湾区设立售后服务中心,服务大陆赴港投保的客户以及在大陆工作的香港客户。同时,香港政府也在和中国银保监进行沟通,期望香港保险公司的产品能够在大湾区进行销售。让香港的保险产品在大湾区内销售。上述的概念被称为“保险通”。

“保险通”初期只会涉及一些简单的产品,如医疗、重疾保障型产品。香港保监局正在向内地推广香港作为专属自保中心,希望国企等大型企业来香港成立专属的自保公司。目前,香港已有三间由内地国企成立的专属自保公司(分别是中海石油保险有限公司 、中广核保险有限公司 、中石化保险有限公司)。

香港政府最近已修改了相关的税务条例,将专属自保保险公司业务的税务减半优惠包括离岸及在岸风险,以争取更多企业在香港设立专属自保保险公司。同时,为提升香港业界在专属自保保险上的发展,香港保监局将会联同中国保险业协会,成立一间专属自保保险的研究中心。

内地方面

目前,保险业内人士公开的倡导意见总结如下:

首先,要成立“大湾区保险发展与服务协调委员会”,在这一组织下,形成一种沟通、协调、指导和推动机制,全面整合“两区九市”的保险资源,通过协同与融合,形成合力,共同为大湾区建设发挥作用,贡献力量。

其次,从国际大湾区的实践看,大湾区建设不仅表现为发展总量,更在于发展秩序,而后者是前者的基础和保证。无论是内地,还是港澳,保险市场均面临理性和规范的问题。在“保险大湾区”发展过程中,要高度重视市场规范和有序竞争问题,突出发展红利,避免制度套利,否则,不仅可能事与愿违,还是可能拖了大湾区建设的“后腿”。

第三,作为前期工作,可以比照“沪港通”,构建大湾区“保险通”模式,在特定和界定环境下,搭建专属产品的共同市场,开展实质性探索,同时,开展再保险和保险资管合作。

第四,高度重视大湾区保险科技发展、规划与协作,避免重复投入。同时,应尽快建设基于联盟链的湾区金融监管区块链平台,配合“监管沙箱”技术,为湾区的保险创新先行与先试,提供技术支持与保障。

第五,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均拥有分支机构的保险公司,应当利用自身在位优势,在系统内部构建基于大湾区视角的管理架构和经营模式。

搭乘粤港澳大湾区政策春风

“保险通”目前只有框架构想,相关细节仍有待进一步商榷。香港保监局希望通过探索实行“保险通”的可行性,增进两地的经济交流。在从长远来说,这样的平台有利于两地的发展,从而产生更大的大湾区协同效应。结合相关的报道,相信在不就的将来,会有更具体的政策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