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地理索引之14:吉林扶余

本系列文丛欢迎投稿或补充修订。欢迎新朋友点击↑ 京都闻道阁 免费订阅。扶余,位于松花江干流南岸,松嫩平原东北部边缘,北以松花江与肇源县分界。扶余是沟通黑龙江、辽...


本系列文丛欢迎投稿或补充修订。欢迎新朋友点击↑ 京都闻道阁 免费订阅。

扶余,位于松花江干流南岸,松嫩平原东北部边缘,北以松花江与肇源县分界。扶余是沟通黑龙江、辽宁两省的公路和铁路交通要塞。地名源于古扶余国,先秦时期,这里是古濊貊人世代繁衍生息之地。西汉初期,这里便建立起我国少数民族政权夫余国。清代,属吉林将军伯都讷副都统辖地,是柳条边七大军事重镇之一。老扶余县城为今松原市宁江区城,现治所为原新城府。

【道统场所】

[圆通观]坐落于三岔河镇石头城子村古城遗址附近,清朝康熙年间为道教寺院,名叫“关帝庙”,后改称“武圣庙”。辛亥革命时期变成佛教寺院,名叫“南大寺”。庙内供奉的神像既有佛教宗祖,也有道教的领袖,并不互相排斥。2000年,省政府批准恢复此处活动场所为道教活动场所,有现名。

[三清宫]位于瓮泉山北山腰密林里,始建于1934年。另有“老修洞”5个,殿洞有佛像40多樽。

[孔庙]在县城里东南营子东南隅,道光二年修建。

[玉皇阁]在扶余县城南关外。

[药王庙]在县城内东南营子,乾隆十六年修建。

[娘娘庙]在县城南关外,乾隆十六年修建。

[龙王庙]地址在县城南关外,乾隆四十九年修建。

[关帝庙]俗称“老爷庙”,原址在县城南门外江口处,康熙四年建。

[三母庙]位于城南门外约四里的地方,据说此庙建于民国五年,主祀传说中良母多人。

[慈云寺]位于蔡家沟镇闻名遐迩的珠尔山下,始建于1925年。

[如来寺]位于老县城东门外。

[白骨庙]城北门外。相传昔时有一位自小生活于庙内的僧人,闭关参禅四五年,肉体上升天界,只遗白骨仍坐不倒,乃名其庙白骨庙。

[太阳庙]原址在旧时县城城外东南,建于清光绪三十年,系由太阳教徒敛钱修建,宣统二年取缔查封,庙址拨归劝学所,后改为县立中学校址。

[清真寺]原址位于扶余县城内西南营子,建于乾隆五十四年。

【血统氏族】

因古国扶余之名,以三古族举要:

[夫余族]又称为夫余,扶余一名最早出现在逸周书,名凫庾(Fúyú),与濊貊族有重叠,赢姓炎帝后裔,直系祖伯益,初居山东江苏东部沿海一带。后周屡次征伐,相继向东北迁徙,结为一族“夫余”。夫余人使用殷历,以殷历正月祭天。高丽,本扶余人之别种。

[濊貊(音:会莫)族]中国东北南部地区和汉四郡故地的古老的地区部族,又称貉、貉貊或藏貊,古文献称之为“白民”“亳人”或“发人”。濊貊是由濊人和貊人汇合而成,部分为虞夏及殷商裔民。西周时期臣属于周王朝。

[索离族]为濊貊人的北支,是著名的九夷之一。

【人物踪迹】

[大金得胜陀颂碑]坐落在扶余市德胜镇石碑崴子屯,是金代第五帝世宗完颜雍为追记其祖父金太祖女真族杰出首领完颜阿骨打在此聚族民誓师反辽并终于灭辽立金的功业而立,此碑外有大金得胜亭防护。临近有辽金历史陈列馆。

[蔡家沟火车站]位于扶余县蔡家沟镇,建于1899年。朝鲜义士安重根在此实施第一次刺杀倭相伊藤博文,行动失败后,迅速赴哈尔滨火车站再次行动。

【历史遗迹】

[石头城子古城遗址]位于三岔河镇石头城子村。遗址是辽金时代古城,毁于战火。整个古城的形体呈长方形形态,方圆大约有25公顷。

[前伯都城]辽金城址,位于扶余市城北12公里的伯都乡政府所在地东南,是扶余境内规模最大的辽金城址。其四周还有许多较小的辽金城,如新安城、杨家城、土城子城、韭菜城子城和班德城等。

[陶西林场遗址]已经确认的部分,为辽金时期大型佛教寺庙址。

[大孤家子遗址]位于扶余县三骏乡大孤家子村东北2公里处的一块向阳坡的台地坎上耕地中。据标本分析属于汉书二期文化类型、辽金。延续至明清时期的聚落址。[鸡爪沟遗址]位于社里乡驻地东南6公里新山村和兴隆沟屯之间的台地坎处,采集的陶片中有圆锥状鼎足、柱状豆把、敛口罐残片、侈口罐残片等,但不见“汉书文化”中常见的绳纹陶和鬲等器物。

[郭家泡遗址]位于社里乡新山村兴隆沟屯南3公里许,属“汉书二期文化”类型。

[南坨子遗址]位于大三家子乡南坨子屯西约500米处的松花江第二台地坎下的平地上,是一处辽金文化叠压原始文化的古代遗存。此遗址在时间上相当于汉书二期文化或更晚些,应为夫余国时期居住址。

[大獾子洞惨案遗址]1936年11月8日,侵华倭寇村上特务曹长带领一百多名倭伪军,进犯扶余县大獾子洞屯,疯狂搜捕射杀村民,全村40多户房屋大多被烧毁,我同胞殉难48人。

[高家粉坊惨案遗址]位于扶余西北部松花江南岸三义乡。1932年11月19日,侵华倭寇在此当场屠杀我同胞21人。

【考古疑云】

[富康遗址]位于社里乡西北4公里,富康屯北狭长的台地坎边缘。东西长2.5公里,南北宽1公里。出土有篦纹陶片、陶鼎、鬲足、夹细砂红衣陶片等辽金以前文物及更早时期的石器,有一种说法认为是颛顼的安息地。

[宁江州址]辽朝在今扶余县区内曾设宁江州,一说在石头城子古城址,或今五家站朱家城子古城址;另一说为今伯都乡古城址。

[扶余王国与高句丽王国之谜]众说纷纭。按《殊域周咨录》(〔明〕严从简 著):“晋永嘉之乱,扶余别种酋长高琏入据其地,称高丽王,居平壤城。”高句丽第一代王叫“邹牟王”,为夫余国王子。

【民间传闻】

[灵狐拜月]相传老扶余县城西三家子村西,西大嘴子土崖上有一棵古老榆树,每日于月将出时,有黑白二狐出入洞孔,对天跪拜,口内喷出火球,大小如鸡卵,光辉闪烁,说是狐仙炼丹。世人在古榆后建庙,供奉黑白二狐仙以祀之。这个传说,相比较同样是观察到狐狸、免等灵性动物的生活习性,创编出峨嵋内功“灵狐拜月”功法,的确是结尾迥异。

[仲仕屯陨石]仲仕屯庙中,有陨石一块。传系坠自天空,僧人拾归庙中,奉之如神。石上有一穴,中存清水,终年不干,虽苦旱亦然,附近奇之。

【典籍志异】

[扶余国驿使、宁人瑕丘仲]瑕丘仲者,宁人也。卖药于宁百余年,人以为寿矣。地动舍坏,仲及里中数十家屋临水,皆败。仲死,民人取仲尸,弃水中,收其药卖之。仲披裘而从,诣之取药。弃仲者惧,叩头求哀,仲曰:“恨汝使人知我耳,吾去矣。”后为夫余胡王驿使,复来至宁。北方人谓之谪仙人焉。瑕丘通玄,谪脱其迹。人死亦死,泛焉言惜。遨步观化,岂劳胡驿。苟不睹本,谁知其谪。(《列仙传》)

[颛顼疑似葬于扶余]吉林学者宫玉海教授认为:《山海经》中有三处提到颛顼葬于扶余。大荒北经说:“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九嫔葬焉。”海外北经说:“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海内东经也说:“鲋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四蛇卫之。”“附禺”、“鲋鱼”、“务隅”、“凫余”之山,就在扶余县境内。置于他提出耶稣就是颛顼且葬于扶余,舆论哗然,争议不小。

【自然之谜】

[扶余县坠龙事件]1944年8月,松花江南沿的扶余县陈家围子村后,数百人围观一条趴在沙滩上的黑龙。据仍然健在的目击者任殿元说,该龙长约20多公尺。这个动物外形像四脚蛇,脸形和画上的龙差不多,长着七八根又粗又硬的长须,身子的前半部份直径约一公尺多。四个爪子深深扎进沙滩里。它全身都是鳞片,形状像鳄鱼鳞。任殿元至今仍满腹疑团,那条巨型动物为什么长得那么像画上的龙……这段往事被被刊登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1989年12月《中外书摘》第3卷第4期的《人间奇事》专栏里,题目为《我所看到的黑龙》,黑龙江省杜尔伯特县对山奶牛场退休干部任殿元口述,杜尔伯特博物馆任青春整理。任殿元老人于1994年3月初辞世。《中外书摘》在刊登这篇文稿的同时,还发表了任青春写给编辑部的一封信。1994年底,《上海滩》杂志社编辑马小星亲自到肇源县及相邻的扶余县调查,找到一些目击过“坠龙事件”的人,他们所说的事件地点与任殿元所说很相似。同年,春,肇源县古恰乡文化站站长崔万禄受马小星之托到扶余区风华乡调查,又找到一位自称目睹过“掉龙”事件的老大爷,而且许多人都证实了陈庆组织大家救龙的事。

【风物文化】

[满族“照贼”风俗]源于女真族的“放偷日”,亦称“纵偷节”,时间是在农历正月十六日。在这一天里,盗窃他人财产、车马乃至妻女,均不定罪加刑。按《松漠纪闻》记载:“金国治盗甚严每捕获论罪外皆七倍责偿。惟正月十六日则纵偷一日以为戏。妻女、宝货、车马为人所窃皆不加刑。是日人皆严备遇偷至则笑而遣之。”是日入夜,满族家家燃起灯火,照遍屋内各阴暗角落及庭院僻静之处,曰“照贼”。“放偷日”还有小伙子将事先约好的姑娘“偷”走之习。

[满族“走百病”风俗]时间也是正月十六日,是曰,满族妇女着节日盛装,结伴走出家门,走桥渡危,摸钉求子,邻家小坐,夜半始归,名曰“走百病”。

[新城戏]有别于评剧、东北二人转,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在满族民间说唱艺术“八角鼓”的基础上发展创作而成。“八角鼓“原是满族牧民演唱的民间歌曲,清兵入关后,继续演唱多年。康乾年间,由专业演员发展成坐唱形式,曲目有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嘉庆以后逐渐衰落。

【余话】

[李敖的籍贯是不是扶余县]据《李敖回忆录》之李敖自述:“我的祖先,很可能是苗族。我的祖先到山东后,籍贯一直是山东潍县,自爷爷起迁居东北,爸爸考上了国立北京大学后,因为领吉林省公费,籍贯就改为吉林扶余县。当时只是爸爸一个人改,所以只他一个人是吉林扶余,爷爷和我们仍是山东潍县。这种情形,一直到一九四九年到了台湾,才被户政机关命令统一,从此我也是吉林扶余了。”

本文编纂 魏国强

声明:本文插图除署名外,皆采自网络,因无法查明原作者,未予署名,原作者若见此,请与本公众号联系,以便补充介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