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林源、周桂英:莽山跳石子村的脱贫探索之路为乡村振兴提供了积极范本

2018年12月出版的《湘南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刊载了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林源、湘南学院法学院周桂英的文章《“乡贤、村社、项目”乡村振兴新模式》,原文800...


2018年12月出版的《湘南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刊载了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林源、湘南学院法学院周桂英的文章《“乡贤、村社、项目”乡村振兴新模式》,原文8000余字,分三个部分“一、南岭山区跳石子村现状;二、跳石子村的脱贫探索之路;三、跳石子模式的社会效益”。本号原文录刊第二部分。

跳石子村的脱贫探索之路

精准扶贫是我国实施扶贫攻坚工作的重要方略。过去国家扶贫方式往往直接下拨扶贫款,“抬”着农民过贫困线。这种单向度发力的扶贫方式不仅难以解决农村贫困的根本问题,甚至还出现了少数扶贫对象怠于行动,产生“等、靠、要”的依赖思想,也无法保证农村的可持续发展。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策略,要求针对贫困人群,因地制宜开发扶贫项目,有针对性解决贫困人群的贫困问题,并鼓励社会力量参与扶贫,打好扶贫攻坚战。何勇和他的莽山农庄公司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因地制宜,探索出以“莽山黑豚”项目合作方式带动农村整体脱贫致富的新模式。

(周桂英在跳石子调研采访何勇)

(一)乡贤引领,团结致富

乡贤指德行、才学为乡里所推崇、敬重的人全国人大代表何寄华提出了“重塑乡贤文化,让精英回乡建风景”的提案,让精英回乡,参与乡村建设,在乡村重塑“见贤思齐、崇德向善、诚信友善”的乡贤文化。这一提案,对于探索我国现阶段新农村建设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何勇是一个有思想、有情怀、有实干精神的外地知识分子。他大学本科毕业,曾经是大学教师,又在广州做律师多年。良好的知识基础养成他好学善思的习惯,律师职业历炼使他思维缜密,出身农家使他富有农村情怀。经过实地考察莽山瑶族乡跳石子村自然生态环境,2015年初,他带着花了6年时间培育出的莽山黑豚优质品牌猪,将其产业化养殖基地建在了跳石子村。何勇认为,农民是乡村的主人,也是乡村振兴的主体和主要受益方,摆脱贫困,得从需方发力,调动农民参与脱贫行动。基于这一认识,他非常坚信:一是农民自己的事自己可以做好,脱贫致富是农民自己的事,一定让农民自己自主,任何人都不能代替。二是农业必须走优质农产品发展之路,做安全食品,自己培育的莽山黑豚品牌一定有发展空间。为此,他明确提出莽山黑豚项目产业化生产的三个条件:一是自然生态条件,要求有1000亩以上未被污染且有足够水源的林地。二是只与农民集体合作,农民先成立全员加入的经济合作社,再由合作社组织村民集体自愿加入“莽山黑豚”项目。三是成立项目公司,自己的企业以莽山黑豚养殖技术和部分资金入股,农民合作社以集中的山林和资金入股,共同成立项目公司。

“莽山黑豚”的项目合作方式比其他地区常见的租地种植(养殖)的农产品发展项目要复杂许多,作为资深律师,何勇对农村问题进行了深度思考。农民的脱贫致富,乃至稳定和安全,必须与土地紧密联结。脱贫致富需要农民的共同参与,尊重农民主体地位,才能激发农民主动性。在产业建设之初,尊重农民,明明白白与农民谈好运营规则和利益分配,双方认可并接受,在明晰责任,明白利益基础上共同遵守,让农民在产业发展中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利益并掌握主动权。何勇这个外来的知识分子,获得村民的极大信任,受到全村老人小孩的敬重,且有极强的号召力。何勇不是乡贤胜似乡贤,他在村里所发挥的作用超越传统乡贤,被赋予更丰富的内涵,也被称为新乡贤。

(二)村社搭台,重建农村社会组织

马克思认为,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结合才能产生巨大的生产力。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写道,农会将农民组织起来,并真正做到了“一切权力归农会。”15)将农民组织起来,加以引导,农民有能力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基于此,何勇以“一切权利归社员,共同致富靠团结”为企业文化的理念,在跳石子村开始他的产业扶贫。用何勇的话来说,“我们莽山农庄股份有限公司只与合作社打交道,不与每一个村民打交道,就是想强调团结。合作社在村里,你们是一个姓的,乡里乡亲,三代五代之前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要团结起来,共同致富。”

当前的中国农村组织比较单一,特别是南岭山区的村落里,除村支两委外,没有其他社会组织,很难满足农村社会治理多元参与的需求。随着近年来的撤村并村,行政村的范围越来越大,原自然村变成了现在的村民小组,各组间的距离甚远,导致行政村的管理能力和组织能力减弱。如跳石子村原本是个瑶族自然村,成为一个村民小组,距西岭村村委会近五公里路程。跳石子村民与西岭行政村的联系基本由村委会干部和跳石子村村民组长进行,村委会在对跳石子村村民公共服务和经济发展方面给予的帮助十分有限。“莽山黑豚”项目要求跳石子村建立农村合作社,将本村的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整合起来,作为产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同时,村组织的建立也使得村民对于产业发展有了心理动力。在跳石子公司组建时,如何确定出资额,合作社以出资能力最低的户出资作为标准,确定社员按户出资的股本金,每个社员股份均等,也就意味着分红收益也均等,穷的富的,在合作社是一样的,尤其是穷人受到尊重,保证穷人家庭的收入,这样有利于村民在项目中的参与感、责任感和获得感。合作社和项目公司是农民的组织平台,也是利益平台,社的农民成为利益均等的利益共同体,通过土地和股份将农民团结和凝聚起来,共同奋斗。跳石子村的实践证明,调动农民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必须将农民组织起来,发挥其主观能动性和聪明才智,这才是乡村振兴,集体富裕的发展方向。

(三)项目运营,农民从此成为合格的市场主体

根据《公司法》规定,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一个企业法人,其设立程序、组织机构、活动原则、法律关系等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股东以其所认购股份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按股份分配表决权,股东以其所认购持有的股份,享受权利,承担义务。跳石子项目公司的成立是由郴州市莽山土里巴吉农庄有限公司(简称莽山农庄公司)与莽山跳石子种养殖合作社(简称跳石子合作社)合作成立项目公司,全称为宜章县土里巴吉跳石子生态农庄有限公司(简称跳石子公司)。跳石子公司有两大特点:第一,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公司,公司的法人代表由跳石子的农民担任,财务管理由跳石子合作社派人管理,公司的运营管理全部是当地农民。第二,公司的股权平均分配,公司出资双方即莽山农庄占股50%,跳石子合作社占股50%,从法律上保障了农民的参与决策权和收益权。正如何勇说的,“谁也不要想去制约谁,谁也不要想去领导谁,我们一起来做一件事。”强调的是农村合作社和公司企业共同致富,共同发展。

项目公司注册成立,农民当家作主,项目公司的运营管理全由农民自己做,项目公司总经理、经理、法人、会计均为当地农民,这是从法律上充分保障农民的权益,决策权、话语权。公司化运营有利于农民抵御市场风险,防止农产品供求引发价格波动造成收益损失。项目公司致力于优质农产品生产,关注安全食品,产品品质过硬,价格高端,莽山黑豚、埘桀鸡、拓菌等产品均申请了注册商标,如莽山黑豚肉平均市场价格100元每市斤,三年来价格从未波动过。农民和农产品作为合格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竞争,农民的身份变了,底气足了,生产独一无二的优质农产品,身价也就高了,当然也给农民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乡贤、村社、公司”的组织形式和经营模式为乡村振兴提供了有益的探索。以村社组织为基础,依靠乡贤和优质项目的带动作用,通过公司的经营模式和获利模式,真正使扶贫精准到村到户,年年分红,逐年增收,帮助农民真正脱贫致富。(来源:湘南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作者林源、周桂英,本号节选)

田园归/牧猪人何勇

冬至时节读子夜,风吹水响更衣寒;

莫言无路归田去,借座青山作故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