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芬太尼泛滥 究竟是谁的错

►环球播报►贴心的文字稿在这里:环球新闻电视台再次将加拿大芬太尼泛滥归咎于“中国因素”,但联邦总理杜鲁多却在该台记者的追问下当众给出相反的答案。加拿大联邦总理杜...


环球播报

贴心的文字稿在这里:

环球新闻电视台再次将加拿大芬太尼泛滥归咎于“中国因素”,但联邦总理杜鲁多却在该台记者的追问下当众给出相反的答案。

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开幕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和加拿大正就芬太尼问题展开合作。

杜鲁多表示,中国过去几个月来一直与加拿大官员和加拿大执法部门合作,采取措施控制芬太尼流入加拿大。他声称“显然正如你所言,还有更多要做的事,我们认识到芬太尼的泛滥是一场加拿大正在发生且持续发生的危机,情况事实上正在恶化”。杜鲁多是在回应环球电视台记者提问时作此表示的。

杜鲁多并非主动提及“芬太尼与中国”的话题,而是在被加拿大环球新闻电视台记者当众追问时作此答复的。此前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发言人贝鲁贝(Guillaume Bérubé)在一篇简短声明中表示,加拿大和中国有关方面“将继续就执法和法律、司法问题展开合作,包括芬太尼和其它阿片类药物”。

环球新闻电视台此时此刻并非单纯以一个普通媒体的身份在采访——事实上它是这个话题最重要的“扩音器”之一,它的记者稍早前公布了一份产生很大影响的报告:“罗素等三人报告”。

11月26日,环球新闻全国在线记者罗素(Andrew Russell)、库珀(Sam Cooper)和贝尔(Stewart Bell)发表长篇联合报告的提纲(全文12月1日发布),称由于加中两国间外交争端不断加剧,中方并未采取措施积极抑制芬太尼类药物流入加拿大,由此导致的加拿大国内阿片类药物危机和瘾君子死亡可能变本加厉。

这篇长篇报道称,加拿大执法机构发现,芬太尼类药物及其化学原料主要在中国南方的工厂生产,并通过集装箱和邮件运往北美。

由于芬太尼的镇痛效果50倍于高纯度海洛因,100倍于吗啡,具有强烈的致瘾性,因此近年来被广泛用于替代传统毒品,成为瘾君子们的“新流行”,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因服用芬太尼过量致死者,全球范围内达数百人。

然而杜鲁多总理间接的否认了‘罗素等三人报告’的结论,即中国在芬太尼问题上缺乏合作态度”,相反,杜鲁多肯定了中方的合作,并指出“我们一直在合作”。

一些加拿大政府官员和执法机构成员私下表示,由于加拿大和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加强和深化双边贸易关系,加拿大政府在公开场合是不可能就芬太尼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或提出批评的,“但在私下里消息人士对中国无所作为的沮丧情绪在增加”,报道援引一位了解国际警务的消息人士话称,一些加拿大官方人士担心,如果强求中方加强芬太尼管制,加拿大就不得不答应一些如今不愿答应的中方要求,“但倘若不这样做芬太尼问题就难以得到解决,形势会变得越来越糟”。

很显然,该台仍然认为“中国因故在芬太尼问题上缺乏合作积极性”,并相信杜鲁多总理和联邦政府的表态是“有苦衷而不得不说一些场面话”。

但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芬太尼等新型阿片类药物致瘾性和毒性都远大于传统鸦片,正迅速对加拿大一些毒品问题严重的社区构成摧毁性打击,因此引发加拿大方面的恐慌。但如前所述,芬太尼类药物及其原料被作为毒品流行是“新生事物”,也是北美率先发生的事,在世界大多数地方仍然属于正常处方药/处方药原料的管制范畴,在这种情况下单边施压或一味将责任推给一方,显然无济于事,也并不客观。

同样在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期间,中美间就合作控制芬太尼传播问题进行了开诚布公的讨论和交流,并达成了一些令人瞩目的共识。中国曾是毒品国际传播的重要受害者之一,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远在加拿大之上,只要充分沟通、协调,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讨论的。

含有麻黄碱类成分的处方药在全球范围内很普遍,但唯独在北美等少数地区成为“洪水猛兽”,加拿大对此当然应该问个“为什么”,但首先该问的是自己,而不是“外人”。

就对外而言,加拿大方面的当务之急,是通过各种渠道和努力,让WHO和世界各国认识到新型阿片类药物的危害性,和应对的紧迫性,尽快推动全球统一管制标准的制订和落实,而在此之前,加方需要与相关各国开诚布公地讨论、合作,惟如此才能向真正解决问题的方向迈进。

以上就是由加拿大环球华报播出的环球播报,感谢您的收听。

感谢大家支持收听环球华报《听闻天下》,

每天下午5点,听闻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