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路头条】韭菜篇下

价值否定论王梦材的生活还在继续,他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不过他的比特币信仰之心变成了炒币之心,蜕变为一个赌徒。我虽然不赌,但因为见到身边很多人因赌而走入歧途,于...


价值否定论

王梦材的生活还在继续,他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不过他的比特币信仰之心变成了炒币之心,蜕变为一个赌徒。

我虽然不赌,但因为见到身边很多人因赌而走入歧途,于是我很深刻地研究过赌博,赌博之所以会上瘾跟其游戏方式并没有太大关系。

赌徒们最爱的赌博方式无论扑克牌,麻将,骰子还是牌九等,其游戏本质对智力的要求都不算太高,更多的就是非常简单的比大小,其游戏愉悦性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那为什么赌徒们还这么热衷呢?

因为赌博,其实就是对自身的一种驳斥,一种否定。

打个比方说,如果一个人辛辛苦苦劳苦工作的清洁工,每月只有1000块的基本工资,忽然有一天他在赌场上赢了一万块,他以后会不会收手不赌了?

肯定不会,清洁工冒着严寒,酷暑,乃至于生命危险在马路上风吹日晒,忙碌一天十几个小时才拿到三十几块,而赌博,可能仅仅三个小时,他就能拿到一万块。这其中的收益如果再算上时间成本,其差距高达3000倍,这赌博收益本身就是对清洁工辛苦劳作的否定。除非这个清洁工不拿走赌博得来的钱,他一旦拿走了赌博得来的钱,就默认了这种否定,从内心深处就认为上班没有赌博来的收益高。他就一定还会再去赌。

在王梦材的心里,比特币没有错,自己信仰比特币也没有错,错的只是那个不靠谱的交易所,如果自己只做短线交易,那么是否就能避开交易所的陷阱呢?

赌徒最普遍的心态就是哪里输的钱,从哪里再挣回来。

王梦材的主意就打在了交易上。

杠杆

2014年5月,努力工作的王梦材拿出东拼西凑的五万元开始在币市折腾。

这期间他慢慢地也了解到什么叫挖矿,原来比特币不光可以用钱买,也可以自己挖矿获取,他知道了什么叫矿池,什么叫矿场。

币圈的游戏规则与王梦材熟悉的股市有太多区别。

所谓“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在24小时不间断运作的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市场,很难预测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

在一次使用杠杆炒作某个币的过程中,王梦材遭遇大庄家“砸盘”,瞬间爆仓。所幸这次杠杆炒币的时候王梦材只是试水,当时投入不过数千元。但在短短1分钟里看着钱瞬间蒸发,还是让王梦材忍不住脱口而出:“我操你姥姥的!”

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就像你玩网络游戏一样,人家就是这个规则。你要玩,就得接受这种‘设定’。”

自认从一开始以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姿态杀入币圈的王梦材,在对币圈的游戏规则有了一定了解了后,他把五万元All in了。

既然身在币圈,他不敢有半点懈怠,甚至改变了作息习惯。

现在的他有太多信息要看,有太多新知识要学习,每天都只能睡五六个小时。

或许是幸运,或许是王梦材的数学天分,自他炒币之后运气突然好起来,每次都能在接近顶峰时逃离,然后伺机而动。

到了2014年底,仅仅用了不到六个月时间,王梦材的资金从5万滚到了70万。不光还清了所有欠款,还结余数十万元,他对自己再次充满了信心。

王梦材再次雄姿英发了起来,以前看不起他的,亲戚、邻居、家人,纷纷以一种憧憬羡慕的目光看他,那感觉应该就叫飘飘欲仙吧。

王梦材在与人的交谈中也反复提及了一句话:“我当初几千枚比特币在手,要不是平台不好,现在该是什么样子?我早该来炒币!”

在事实面前,众人无法反驳他,他的成功经验也在币圈的韭菜中慢慢传播,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圈子,而王梦材,也逐渐成为了这个小圈子的意见领袖。

他经常在各个论坛中发表自己的看法,把炒币者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无能型:这类炒币者晚上总是睡不着,无论什么有关比特币的事儿都必须去仔细研究,反复揣摩才能弄得明白。

这种人经常骂平台是傻逼,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各有心思,但自己却毫无主意。而轮到自己操作时,往往不得方法,一旦赔钱,毫无对策!满口只是骂着“傻X”。

这种人通常微博上写着这许多字,平台也说了这许多话,但迎来的只是别人冷冷的目光和无情的嘲讽。

第二类是幽怨型:这种炒币玩家,经常在QQ和微信群里活跃,发言踊跃积极,言语之间对币市行情颇有见地。但却总是彻底爆仓。

这类人,爆仓之后依然在币圈里活跃,但发言的语境和感触却不同,每每加一个好友,都会说一番他自己炒币失败的经历,说着说着,就哭天抹泪地要求发个红包安慰一下。

但听到他的故事,通常人们只有无趣和冷淡,继而鄙夷!

第三类是老炮型:通常这类人炒币许久,但总被一些人讽刺为傻X屌丝。不过,他们通常满不在乎,当场回喷,用自己纵横币圈多年的经验来让对方心服口服。

然后就在群里喊一声:“就以XXX价格下单,包赚,我得到消息了!”

结果一次次被爆仓,让这类人通常颜面扫地,“老坑货,死远点!”是这类人经常会面对的尴尬瞬间,但他们通常用自己纵横币圈多年来的经验再次让对方心服口服。

最终的结果就是这类人完全输掉所有筹码,只能在群里看着别人的币涨跌,再发表一番言论然后撤退,第二天红肿着眼睛去工作。

而王梦材则把自己称作是能够成长为参天韭菜树的超凡一类人,在他认为,他的成功并不是靠的运气,而是自己无与伦比的超凡智慧。

王梦材彻底飘了!

山崩

飘在云端的王梦材开始疯狂在币圈进出,但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实在是撑得起他的狂妄,他投资的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有所增长。

时间一转眼到了2017年1月,曾经的韭菜苗,成了一棵小树,枝繁叶茂,他手里的比特币一度上涨到接近2万美金一枚。王梦材的身家也急剧蹿升至上亿美金,当时的ICO蓬勃繁荣,基本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的王梦材开始西装革履的到处做演讲,为一些项目站台。

两个月后,王梦材的数字资产被黑客窃取,财富归零。

王梦材只好靠站台费活着,但他跟宝二爷不同的是,他收到的一般是少量的人民币,更多的是项目方的token。

9月4日,国家五部委禁止ICO,王梦材手里未兑换成法币的站台Token也跌成了一文不值的玩意儿。

王梦材售出所有的数字资产,兑换到5万元人民币。

兜兜转转,币圈韭菜们总是在崛起,落下,再崛起再落下的过程中惊悚着。生长被割,再生长,再被割的命运中轮转。

王梦材冷笑着盯着电脑上的行情走势图喃喃道:“韭菜就是韭菜,你无论是哪种型号的韭菜,如何努力也成不了参天大树。”

6年的时光,王梦材曾经收获了辉煌,收获了财富,也体验了从云端跌落到凡尘,他的经历也正是所有韭菜们正在或即将经历的事,在一次次被收割和成长的过程中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2018年春节,王梦材缩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然后在一个他认为的低位,全部买入了比特币。

2118年11月20日,比特币跌破4100美元。

币圈是一个圆环,韭菜是圆环上的蚂蚁,有时爬到顶端,有时落在低谷。但无论蚂蚁如何挣扎,都在环里周而复始,不断轮回,再也走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