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丨沉浸式新闻的伦理挑战

导 读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的出现极大丰富了新闻内容,但是虚拟现实新闻记者会诚实地报道新闻,并遵循新闻伦理标准吗?想象一下是现在是2028年。你戴着虚拟现实...


导 读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的出现极大丰富了新闻内容,但是虚拟现实新闻记者会诚实地报道新闻,并遵循新闻伦理标准吗?

想象一下是现在是2028年。你戴着虚拟现实头盔能够360度全景式观看新闻报道,新闻中的美国总统就站在你面前。但你能确定这是真实的总统,还是通过各种音像素材合成的虚拟总统吗?你能相信虚拟现实新闻记者会诚实地报道新闻,并遵循新闻伦理标准吗?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技术应用于新闻报道有很大潜力,通过建构虚拟场景,这两种技术都可以让用户个人与新闻报道直接互动。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组织尝试这两种前沿技术,在新闻记者和学者中间也出现了有关沉浸式新闻报道伦理和透明性问题的讨论。

目前,虚假信息传播是传媒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虚拟现实新闻报道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如何阻止不诚实的组织和个人制作虚假的虚拟现实报道。此外,生产沉浸式新闻的高成本也引起了一些媒体伦理学者的关注。

哪里有阴影,哪里就有光

沉浸式新闻最早出现在2012年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上,在这届电影节上,纪录片新闻记者德纳·佩尼亚首次播放了虚拟现实纪录片《洛杉矶的饥民》,该片主要讲述洛杉矶一些社区缺乏食物的故事。观看该片的受众“明显受到了影响”。观众只要带上虚拟现实头盔就可以置身于下着大雪的帕克城,同时也可以穿越到洛杉矶街区的“食物银行”,度过温暖的一天。

当时,“虚拟现实新闻”这个词只被技术专家和一小部分勇于创新的记者使用。2012年8月,小型创新企业Oculus Rift通过众筹募集到250万美元,准备开发第二代虚拟现实头盔。两年之后,脸书公司以20亿美元高价收购了该创新企业。到2016年,沉浸式新闻报道已经不断出现在美国的各大媒体报道中,包括《纽约时报》、CNN、《今日美国》、美联社等媒体。

一些研究机构的数据表明,虚拟现实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据英国咨询公司CCS Insight调查显示,到2021年,全球虚拟现实市场的价值将会超过90亿美元。高盛公司预计,到2025年,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对全球经济的综合影响,将增至800亿美元(在2016年,这一数字仅为25亿美元)。

虚拟现实的伦理问题

虚拟现实公司Emblematic的联合创始人詹姆斯·帕洛特,以及虚拟现实新闻报道的开拓者德纳·佩尼亚,都意识到了虚拟现实技术目前遇到的伦理困境。2017年,Emblematic公司与美国公共广播公司著名的“前线”栏目合作,制作了一个有关气候变迁的虚拟现实报道——《格林兰岛融化》,讲述的是格林兰岛冰帽融化的故事。该报道使用了科学家埃里克·里戈诺特的全息影像来讲述故事。

帕洛特在采访时指出,为了制作全息影像,我们将里戈诺特带到洛杉矶的实验室,但是,必须讨论的一个问题是:在采访时,我们应该穿当时穿的衣服(因为里戈诺特当时就在洛杉矶),还是应该穿着他在北极穿的羽绒服,这样他站在冰面上就会显得更加“真实”。最后,我们决定让里戈诺特穿一件轻便的夹克接受采访。

这看上去是一个无所谓的问题,但这一问题触及到了问题的核心。虚拟现实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会让用户感觉到“出现”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但制作者必须非常仔细,不能利用用户的这种错觉,要让用户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不真实的。

2016年,哲学家迈克尔·马德里和托马斯·梅辛格联合发表了一篇名为《真实的虚拟性:一项伦理行为准则》的论文。他们在这篇论文中指出,从心理和行为控制方面讲,虚拟现实是一种强大的控制形式,尤其是当商业、政治和宗教方面的利益卷入虚拟现实世界的建构时,会让伦理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马德里教授指出,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沉浸式体验的心理影响,尤其是针对儿童的心理影响。我们应该告诉消费者,我们还不太了解长期沉浸于某一内容环境中带来的影响。比如,当用户离开虚拟现实世界后,虚拟现实是否会对他们的行为产生影响。

虚拟现实可以成为新闻记者的一项重要报道工具,让消费者穿越时间与空间。2015年,《纽约时报杂志》制作了虚拟现实纪录片《流离失所》。该片讲述了分别居住在叙利亚、乌克兰和南苏丹的三个难民儿童故事,让观众直接面对面感受他们所处的环境。2016年,美国公共广播电台“前线”栏目与布朗媒体创新研究中心制作的《饥饿边缘》,让用户身临其境了解南苏丹面临的粮食危机。

媒体理论家道格拉斯·拉什科夫认为,这类虚拟现实纪录片还不能完全算作新闻报道,“我认为沉浸式媒体的作用有限,它可以让人们沉浸在特定的世界中,来感受特定的情感。但是在绝大部分沉浸式体验中是你可以看到一些特定的人,而那些人却看不到你。在这种情境下,会让你享受到某种权力优越感”。

虚拟现实与假新闻

将虚拟现实技术应用于新闻业,其中最令人不安的威胁是,一些组织开始生产“虚拟现实假新闻”。越来越多的媒体理论家,像科学家杰伦·拉尼尔和麻省理工学院公民媒体中心主任伊桑·祖克曼,都在呼吁虚拟现实新闻记者要制定一套伦理准则。

美国“自由欧洲电台”的汤姆·肯特是最早关注虚拟现实报道伦理挑战的新闻记者。早在2016年总统大选前,他就公开讨论虚拟现实与新闻业的伦理问题,尤其注意到了利用虚拟现实技术生产“假新闻”的可能性。

过不了几年,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将能够利用新闻人物图像来模拟新闻事件,这些图像与真实人物没有什么区别。比如,虚拟现实可以非常精确地再现有关普京或奥巴马的场景,以至于用户无法分辨这是真实的普京,还是真实的奥巴马。肯特认为,制作虚拟现实新闻的新闻记者需要有一套伦理准则,他们需要公布这些准则,也需要解释这些伦理准则如何应用。比如,观众需要知道虚拟现实报道片段中的动作是不是脚本化的动作,或者虚拟现实报道中的对话是来自于真实情境,还是照本宣科。

虚拟现实报道与经济独立

2017年,牛津路透新闻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深入分析了虚拟现实新闻的制作成本。该报告指出,制作虚拟现实新闻的成本非常高,导致很少出现高质量内容,从而影响获取更多广告收入。哥伦比亚大学托尔数字新闻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指出,在短期内,生产虚拟现实内容的高成本,会对媒体的商业模式产生一定的影响。目前,制作者最重要的是生产高质量内容,而不是期望从广告商和受众那儿收回成本。

拉什科夫认为,目前的虚拟现实内容只不过是广告,他甚至认为虚拟现实不会成为高质量新闻的一部分。在未来,虚拟现实新闻真正的希望是新闻编辑室制作出高质量报道,拥有与摄影新闻记者一样的伦理标准。因此,虚拟现实新闻记者必须做到经济独立,如果他们一直依靠大公司的赞助才能生存下来,拉什科夫的担心就会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