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娱乐之都,抗日战争,国军在这里斩首九万日军

芒果卫视我们都知道,这个台在湖南长沙,播出了许多观众喜爱的娱乐节目。不过今天小编不和大家谈娱乐,而是说说抗日战争中的长沙会战,国军如何在以长沙为核心的地带,斩首...


芒果卫视我们都知道,这个台在湖南长沙,播出了许多观众喜爱的娱乐节目。

不过今天小编不和大家谈娱乐,而是说说抗日战争中的长沙会战,国军如何在以长沙为核心的地带,斩首九万日军。

战略意义

长沙会战是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最大的一个胜仗,它的胜利割断了日军武汉和广州的联系,保护了西南大本营。

长沙会战一扫之前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广州会战的阴霾,极大地鼓舞了中国军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决心。

战争规模

日本,日军共投入兵力30万人。

中国, 中国共投入兵力70万人。

伤亡人数

中国,伤亡13万人左右。伤亡比1.44:1,是抗日战争中所有会战最低的伤亡比。

日本,伤亡9万人左右。

将领

日本

冈村宁次、阿南惟畿。

中国

薛岳,1896年生于广东省乐昌县,1921年25岁任孙中山警卫团第1营营长,1926年30岁任北伐军第l军第l师师长。

1938年5月,任第1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6月任第9战区第1兵团总司令。

武汉会战中,在万家岭全歼了日军的1个师团。

湖南是全国富饶的水稻产区,自古以来就有“湖广熟,天下足;湖广不熟,天下不足”的说法。而长沙则是这一带物候之集大成者,是这一产区的总仓库。

所以,在经济上长沙有巨大的生产能力,在军事上长沙也有显著的战略地位。

1938年10月,日军已经拿下了武汉和广州,而长沙是介于这2大都市之间的另一个大城市,从武汉到广州或从广州到武汉,必须要通过长沙,这样,长沙的战略地位就更加突出了。

日军占领了长沙,就吃掉了整个中国南部,更打通了武汉-长沙-广州一线,将中国军队的防区压缩在中国西南部。

中国军队控制了长沙,就切断了日军武汉和广州战区的互相支援。就今天的交通来说,坐火车动车走京广线从武汉经过长沙到广州,大概6个小时可以到,自驾车走京珠高速从武汉经过长沙到广州也就是8个小时左右。

鉴于长沙的巨大战略地位,中国政府内部达成共识:如果长沙守不住,就带走一切可带走的物资,并且烧掉这座城市,不给日军留任何东西。

1938年10月,武汉和广州相继失守,长沙被烧,史称“文夕大火”,这把火烧得早了点,因为日军在一年后才姗姗来迟。

长沙当时属于第9战区,中国第9战区所辖范围主要是湖南及鄂南、赣省一部。司令长官是薛岳。

其兵力包括第1、第15、第19、第27、第30等5个集团军及湘鄂赣边区挺进军,共52个步兵师和特种部队、游击部队。其兵力之多,居当时各战区之首。

由此也可看出蒋介石对该战区的重视程度。

1939年9月,日军向长沙发起了大规模进攻。随后又于1941年9月、1941年12月两次进攻长沙。这三次作战合起来便统称为“长沙会战”。

第一次长沙会战

1939年9月中旬,日军第11军抽调第6、第33、第106师团主力和第3师团上村支队、第13师团奈良支队、第101师团佐枝支队等共约10多万人的部队,在其司令官冈村宁次的指挥下,以“分进合击”、“长驱直入”战法,从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方向向长沙发起了进攻。

第9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为了保卫长沙,采取以湘北为防御重点,“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针,调动了30多个师又3个挺进纵队,共约24万多人参加了此次作战。

薛岳将战区部队划分为野战、警备、决战、预备兵团四种,并规定了各兵团的任务:

1、野战兵团以游击战术,破坏敌交通、通信,袭击敌辎重,断绝敌补给,以达尾击之任务。

2、警备兵团,以逐次诱击,节节抵抗之战法,达成诱敌至伏击区之任务。

但敌如前进迅速,则必须迟滞其行动至一周以上,使其携行之粮弹用尽为止,尔后归还为决战兵团之预备队。

3、决战兵团以一部为伏击部队,运用伏击战法,先按其入伍前之职业及个性,分别化装为士农工商,潜入伏击区,俟敌进入后,突起猛袭,捕杀敌各级指挥官,破坏敌通信,使敌混乱,不能做有计划之行动,积极协同侧击部队,内应外攻,以达成消灭敌之任务。

4、决战兵团以主力为侧击部队,以侧面攻击之战法,乘敌遭伏击混乱之际,猛力侧击包围敌人,以达成歼灭战之任务。

5、预备兵团,以要点防御战法,达成守备后方要点之任务,如决战失败时,所守备之要点为阵地之骨干,于决战兵团要加强力量时,仍可使用于决战方面。

9月14日,日军开始进攻湘北平江、赣北修水,这两个地方处于典型的江南丘陵地带,山河特别多,不利于日军机械化部队行军,却利于中国军队伏击,战争的进程也印证了这一点。

数次遭到伏击的日军跌跌撞撞,本想继续南下,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日军此次南侵所到达的最远的地方是长沙以北30多公里的永安市。

9月29日,冈村宁次见其主力方面不断遭到伏击、侧击和夹击,意识到战场态势日益不利,下命令说:“华军顽强,现仍潜伏于汨水、修河两岸地区。本军为避免不利态势,应速向原阵地转进,以图战斗力之恢复,并应严密防备华军之追击。”

10月1日,中国军队开始追击,10月14日,日军退回新墙河以北地区,双方恢复战前态势。

冈村宁次称:“敌军抗日势力之中枢,既不在于中国四亿民众,也不在于政府要人之意志,更不在于包括若干地方杂牌军在内的全部两百万抗日敌军,而仅在于以蒋介石为中心、以黄埔军校系统青年军官为主体的中央嫡系军队的抗日意志。有此军队存在,迅速和平解决事变,无异缘木求鱼。”

第一次长沙会战,日军伤亡达2万余人,国民党军队伤亡3万余人。

这一战,导致日军2年之内都没敢再进攻长沙战区。

2年之后第二次长沙会战

阿南惟畿吸收了第一次长沙会战时日军分散使用兵力的教训,不再是从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方向进攻长沙,而是将所有的兵力全部集中在湘北,形成湘北方面的绝对优势。作战正式打响之前,阿南惟畿下令将指挥所前移到岳阳。

1941年9月29日,日军发起对长沙的第二次进攻,进攻路线跟2年前那一次差不多,双方兵力跟2年前那一次相当,但是这次日军进攻速度加快,不跟中国军队纠缠,直取长沙,中国军队猝不及防。

薛岳对日军即将发起的进攻非但不惊慌,反倒是胸有成竹,充满必胜的信心。

因为从第一次长沙会战至今的两年时间里,第9战区对日军的进攻已做了较为充分的防御准备。

一方面各部队进行了整训,补充了武器、兵员,战斗力有所提高;另一方面,各部队加强了阵地工事的构筑,这些工事经过两年时间的修筑,已经比较坚固了。

10月28日日军攻入长沙,但是除了长沙,周边地区全部被中国军队控制,日军供给线被切断,弹药、粮食都没法跟上。

而此时长沙已经历经“夕阳大火”,90%建筑不复存在。

薛岳仍竭力保住长沙,在他看来,失去长沙城,让日本人哪怕有一天的占领,都是他这个战区司令长官的耻辱。

同时,他心中还有一层潜在的意识,那就是他要把长沙城变成中国各战区抗战的象征。

薛岳命令第9战区内所有部队包围长沙,打一个大歼灭战。

日军后勤补给线屡遭打击,运输部队频频被袭,后勤补给仓库多数被毁。阿南惟畿自然很清楚,作战部队若失去了弹药、给养的补充,那将意味着什么。

日军为避免被困孤城,10月1日开始撤退,中国军队开始追击,10月10日,双方阵地又恢复到战前状态。

国民党军队在此次会战中伤亡及失踪近7万人,日军伤亡2万余人。

第三次长沙会战

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后,第9战区上下都进行了长时间的检讨,总结有关的经验教训。

前两次作战,日军基本上都是长驱而入,随后又全身而退。

第9战区的部队虽然给了日军以一定打击,但相比之下,第9战区部队本身的伤亡更多,损失更为惨重。

这让薛岳对日军的作战能力有了更为清醒的评估,同时,也加深了其对消灭对方有生力量重要性的认识。

第9战区根据前两次会战的经验教训,拟定了“天炉战法”。薛岳“天炉战法”的指导思想就是:当日军发起进攻时,第9战区的部队在保存自己的情况下,节节抵抗,节节后退,尽量地拖累和疲耗敌人,达到这一目的后,便自动向斜侧后方山地撤退(不是直线撤退),绕到敌人的包围线外面去,从更大的层面上形成对日军的反包围,砌成两面“天炉之壁”。

同时,在中间地带,彻底地破坏交通道路,空室清野,诱敌至决战区域,而断其后路,从四面八方构成一个天然“熔炉”,最后将包围之敌予以歼灭。

12月24日,日军开始攻击,由于中国军队不打算正面防守,以打伏击战为主,日军在1942年1月1日已经攻到长沙附近。此时中国军队全线出击,对日军进行大包围、大围攻。

1月4日,日军被迫撤退,中国军队则全力追击,吸取之前两次会战经验,中国军队把所有桥梁都破坏,道路能破坏则破坏,导致日军撤退时行动缓慢。

1月6日,双方阵地又恢复到战前状态。

国民党军队在此次会战中伤亡及失踪近2万余人,日军伤亡5万余人。

长沙会战,是抗日战争进入到相持阶段后,中日双方在中国正面战场上进行的三次规模较大的作战。在这三次作战中,日军共投入兵力近30万人,伤亡9万人左右;国民党军队共投入兵力70多万人,伤亡13万人左右。

从每次作战的具体情况来看:第一次作战,可以说双方是打成了平手,日军没有达到预期的作战目的,国民党军队也未能取得如其宣传那样的大捷;第二次作战,日军基本达成作战目的,国民党军队损失惨重;第三次作战,日军显然是失败者,非但没有达到歼灭第9战区主力的目的,反而使己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损失。

全球最大的裸体小镇,所有男女都禁止穿衣服,违者坐牢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