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老师是个受——优男阁小说连载【9】

☆、017你以为他们是官二代还是奥特曼?林雨泽嘴角抽搐了两下:“言老师....那你看你这腿现在也没办法教体育啊!”不知道过了多久言小语终于悠悠的开口:“校长,不...


☆、017你以为他们是官二代还是奥特曼?

林雨泽嘴角抽搐了两下:“言老师....那你看你这腿现在也没办法教体育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言小语终于悠悠的开口:“校长,不如我看这样吧,别的体育课节我照常上,到了游泳课的时候让王铜代课怎么样?”

恰好言小语不想教游泳课,这样一来也是一举两得。

校长显然没想到言小语这么好打发,还以为他是不甘当一名体育老师才提出之前要立刻来上班的要求。

听到言小语这么说他自然也是满口答应:“好,这个我还是可以做主的,言老师随时可以来上班。”

直到此时此刻言小语才露出了几天来的第一个微笑然后离开了办公室回到了体育组。

王铜看到言小语拄着拐杖走进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哥们都这样了怎么还来上班?学校要求的吗?虽然你不算是工伤但毕竟是救了学校里的学生校方也太惨无人道了吧?”

言小语笑得春风满面:“我自愿来的。”

“为什么?”王铜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言小语看着他悠悠开口:“因为我闲的蛋疼。”

王铜:“......”

半晌王铜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真是个白痴,反正是带薪休假,如果是我的话就先找个地方旅游放松一下,然后再连着打几天Dota!”

言小语也摇了摇头,在心里默默感叹:真是个没理想没抱负的家伙!

当言小语拖着一条残腿出现在高二七班的时候同学们都很震惊,然后有少数几个对言小语印象不错的女生都非常的感动:“言老师真是太敬业了。”

“是啊,敬业的我都心疼,而且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们的金少就有可能没命了。”

听到这话李肃却是不屑的瘪了瘪嘴:“你们可不要瞎说,金少的身手也不是盖的,倒是他自以为是,受伤了活该。”

言小语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勾起一抹冷笑,你们金少身手的确不是盖的,就是不知道当时为毛在马路上发呆!

然而此时此刻金少阳却是抬起头看着言小语嘴角轻轻勾起一抹勉强可以称的算是微笑的笑意。

这是言小语第一次见到金少阳的冰山脸上漾出笑意,就好像冰雪初融一般,心间一瞬间就被温暖充满。

金少阳看着他,纯黑色的眸子里有什么正在闪烁,却像一颗黑色宝石一样充满着深邃与神秘。

只需轻轻一笑,似乎周身就笼罩着一种堪称为暖意的气息。

咳了两声言小语收回视线然后对着他也扬起一个微笑,只是这笑中却充满了挑衅与一丝无奈。

他是够无奈的了,一想到为了面前的这个少年他要在这个鸟不生蛋鸡不上拉屎的破学校浪费两年青春他就有种蛋要碎的赶脚。

耸了耸肩言小语把拐杖举过头顶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去操场给老子....不是,我说你们去操场给老师跑圈!”

也不管下面的学生是否哄堂大笑言小语推门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背影格外的清瘦落寞。

高二七班的学生体质一点都不好,言小语看着他们跑得零零落落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言小语上次翻墙进校园的地方竟然又翻进来了十几个男人。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言小语就回过了头,却是发现那十几个男人都绝非善类,因为他们的手里都拿着半米多长的大砍。

“杨曦,带同学们先进教学楼,快一点!”言小语没有惊慌反而是格外淡定的指挥着。

杨曦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他一眼有些踌躇却是在言小语焦急的眼神中认命的组织队形带队回了教室。

但很显然,中国人爱看热闹的特制让高二七班的学生都留在了校园,比如说金少阳,比如说李肃,比如说韩英杰,当然还有一些不放心言小语的女同学们.......

卧槽,金少阳你他妈是傻X吗?言小语并不知道这些人是来这里找谁的,但是金少阳很可能会是他们的目标,毕竟从他们的样子很容易看出来这是一场黑帮寻仇!

“你们几个给我回教室,否则我罚你们跑圈信不信?”言小语看着那些男人离这边越来越近眉头微微有些皱起来。

李肃却是悠闲的踱着步走到言小语面前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哼,还罚我们跑圈?你会不会是太自信了,现在的你可是自身难保。”

眼帘缓缓抬起,言小语看着他轻蔑的勾起嘴角,迎着阳光却是那么刺眼那么嚣张:“怎么?这些人是你叫来的?”

“是又怎么样?你有什么证据吗?他们可是游走在法律之外的人。”李肃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忽然觉得有些刺眼,便恶言恶语的讽刺着。

游走在法律之外的人?言小语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看向他的目光就像看白痴一样:“你以为他们是官二代还是奥特曼?是不是有些太瞧得起他们了?”

缓缓回过头言小语眯着眼看着那些拿着砍刀冲向自己的男人,其实他并不是没有一对十打斗过,只是没有一对十而且瘸着腿打赢过==

握了握拳,言小语却是举起了拐杖,在一把砍刀招呼到自己肩膀上的时候微微倾身然后挥出了拐杖。

他并没有经过什么专业的格斗训练,所以越是这样的人打起群架来才越顺手,因为他们有拿任何物品当武器的自觉,而没有像一些专业人员一样挑剔,比如说练日本剑术的一定要拿一把东洋剑,练习枪法的一定要随身携带一把枪支。

其实这样的习惯都会让这些人陷入危险之中,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武器永远在身边,而一旦失去武器就如同苍鹰失去了翅膀,鱼儿失去了尾鳍一样没有了方向感,从而陷入被动局面。

☆、018打架也是一门艺术

木质的拐杖和在刀刃碰撞的一瞬间就被削断了小半截,然后直直的飞了出去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

言小语冷着脸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从金少阳的位置只能看到他站的笔直的身影和有些消瘦的侧脸。

金黄的发丝随着微风的吹拂轻轻晃动着,斜斜的刘海遮住眉毛只露出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垃圾。”虽然处于弱势,但言小语还是格外霸气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一听这话为首的家伙立刻怒气冲冲的把砍刀一斜冲着言小语砍了过来:“TMD,就一个瘸子还嘴这么硬!体育老师有够狂的啊!”

言小语脸上依旧挂着一抹浅笑,勾起的嘴角透着一股性感和脆弱,让人很有种想要冲上去保护的冲动,于是金少阳的拳头若有若无的握了起来。

言小语稳稳的站着,然后拿起半截的拐杖直直的逼上为首家伙的手腕,而此时此刻为首家伙的砍刀离言小语也只剩下不到二十厘米。

就像一场速度与不要命的比赛,谁先害怕谁先输。

言小语双眸微眯,就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但手臂上的力气却一点点的加深。

然而在那把砍刀即将接触到言小语脖颈的时候为首男人的手臂忽然一抖然后向后缩了回去,很显然他输了。

但是言小语并不给他退后的机会,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对决,一败就要涂地。

于是他手上的速度猛然加快,然后把拐杖向前一推直接划向他的手臂,男人一惊,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手臂就开始颤抖。

砍刀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而那根拐杖已经划破了男人的衣服刺破了他的手臂。

言小语满意的笑笑,然后弯腰把刀捡了起来,但是没想到刚才夺刀的过程已经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言小语是故意这么做的,如果他想拿到刀有很多更加快捷的方法,他这么做纯粹是为了节省时间,毕竟这里是学校,如果事闹大了不好,所以这场战斗无论是胜是败都对自己不利。

知道这些人是来找自己事的时候言小语其实就很放心了,虽然说他现在行动不便,但学校这个地方实在太过敏感,如果不是什么具有绝对性的目标恐怕没有谁会冒险在这里大开杀戒。

毕竟自己的身份不像金少阳那么特殊,这几个人只是李肃在社会上找的小混混而已所以顶多被群殴一顿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明白之后言小语就格外的淡定,淡定到坦然,坦然到对方十几个人都不敢贸然对他一个行动不便的瘸子下手。

哥几个可真怂!言小语看着他们一步步的包围了自己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然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然而似乎这个翻白眼的动作惹怒了他们,其中一个把头发挑染成酒红色的混混一瞬间就怒了,举起砍刀就冲着言小语冲了过来:“妈的,死到临头还这么拽,真以为哥几个不敢拿你怎么样?天哥,我们上!”

随着他的一声叫骂,似乎也点燃了在场所有人的怒火,他们都死死的盯着言小语然后举起了砍刀。

糟糕,言小语郁闷了一下,他现在的腿伤还没好,如果不想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就不能做什么剧烈运动,所以此时此刻即使砍刀直往他的头上招呼他也不能轻举妄动,只能侧身躲过而不能逃跑!

如果他们一个一个的攻击他也许还可能侥幸逃过,但这样的架势他貌似很有可能被捅成马蜂窝啊!

妈的,哥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啊!

言小语一咬牙猛地抬起手就握住了一把劈向他头部的砍刀,然后闪身躲过划向他背部的一刀。

血滴顺着手心缓缓流下,白皙的皮肤衬着鲜红的血珠在阳光下散发着几乎诡异的光芒。

收回手紧紧握拳然后狠狠挥出砍刀,刀刃刺破空气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言小语脸上的笑容缓缓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嗜血的严肃与冰冷。

金少阳看着他的身影然后眉头轻微的褶皱了一下。

言小语不记得自己究竟挥了多少刀,受了多少伤,总之他记得自己的双腿一直都没有动,只是稳稳的站在原地然后狠狠的挥动的手中的砍刀,比起那些混混,言小语的力气显然要更大而且手法更加纯熟,他的每一刀都会挡住对方的攻击并且发起反攻,所以即使有些费力但言小语却一直没有败下阵来。

不过事实证明中国的一句古语人多力量大是绝对正确的,因为不管言小语的刀法有多纯熟,就算他根本就是个杀猪的,也比不上一群刚入门的门外汉围着他进攻。

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且打架也是一门艺术,需要的是速度与力量两方面的配合。

如果是一对一言小语必胜无疑,但偏偏是这种最废力气的群殴,在校园里打架言小语不敢一击致命,所以每次进攻也只能让他们堪堪失去战斗能力,但每当他们缓和下来就会再次冲进来发起进攻。

言小语握了握刀柄,汗水却已经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其实如果他们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时的言小语并没有多少力气了,握着刀柄的手腕微微发抖,每一次挥刀似乎都花费了最后仅有的力气,脸上沾满了血花透着一股妖艳,只是不知道那血液是谁的而已。

为首的被称为天哥的男子向后走了一步退出了战斗却是率先发现了言小语的弱点:“你们都分开,前后夹击,我就不信他背后能再长出来两只手!”

似乎是因为长期没有碰到强敌,此时男人的声音明明透着疲倦但却格外的兴奋。

一听这话那些小弟也瞬间从误区中走了出来,言小语不傻,知道他们早晚会看出破绽,所以在他们进攻的时候言小语一直都在转着方向,尽量把正面对着他们,而在他们换方向进攻的时候他也会快速转身,所以长期下来他们则就对言小语的背部没有了过多的关注,但男人的这句话却是让他们立刻找到了进攻的最佳方法,毕竟言小语再牛逼也只有两只手而已。